到歐洲轉眼間已經將近五個月,對於一個從小在台灣長大的我來說,文化的衝擊是前所未有而且印象深刻的;透過這樣的衝擊,你會很訝異原來地球的另一端是這樣過日子的,你會很羨慕他們絢麗的生活、你也會很傻眼他們不文明的一面,但最重要的是你會開始反思自己的台灣、自己擁有的一切。我很享受這樣的感覺,觀察他們的文化與言行,暗自竊喜、暗自忌妒,然後再想想台灣到底少了什麼、或者我們憑什麼喊出"台灣南波萬!"。

         現今社會中,大部分由西方人在引領著科技、經濟的進步(當然也有一些東方人),他們有想法、敢創新,帶領世界邁向下一個奇蹟。但到底他們有什麼特質,是身為東方人或台灣人所欠缺的?他們是不是真的腦筋比較好、比較聰明?我想和大家分享一個學期下來的小發現:

歐洲學生其實沒有比較厲害

    就我一整個學期下來的經驗,其實德國學生、或是歐洲學生(因為我上的課同學遍布整個歐洲)在專業的知識上,並沒有領先台灣學生多少,講白話一點:他們並沒有比我們聰明。我曾經上過一堂經濟課,助教列了只有四個英文字的兩條方程式(還只有一次),請同學單純解聯立,我相信隨便請一個經濟系大一學生,不用兩分鐘馬上可以把答案解出,但沒想到強者我歐洲同學,竟然拿著粉筆在黑板前躊躇許久,最後花了快十分鐘才寫出答案,還得到台下欽佩的眼光!!當下我其實非常震驚,原來印象中很聰明的西方學生,其實並沒有這麼厲害,甚至我覺得台灣學生知識的扎實度,平均而言是可以高過他們的,充其量他們也只有語言佔了一些先天優勢!但是為什麼他們可以有更耀眼的成就?

思考、思考、再思考

    這可能是大家都知道西方學生的優點吧!但是在這上課,可以真實體會到他們多會思考。教授講課時,台下不時有人舉起手發問,頻率大概是在台灣的三到四倍吧;小組討論時,歐洲人總可以提出一個又一個犀利的問題,他們的問題不一定,但是非常的這是我在台灣比較少能看到的東西。台灣的學生渴望知識,但在填塞的過程中卻鮮少思考,很多時候總是顧著吸收、卻忘了細細咀嚼,導致我們只知道怎麼"背";而在這邊,教的東西不一定比較難,但是學生樂於思考、樂於討論,正面的外部性是可以同時幫助其他同學的,因此能跑得比我們快、爬得比我們高。而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學語言時,東方學生讀、寫、文法普遍較好,聽跟說就只能被西方學生壓著打吧!

你管別人怎麼想

    或許你會說我也有思考、也想到很多問題,下課後我常常跟老師討論到天荒地老,office hour問到老師嫌我煩,但是問題又來了,為什麼不在課堂發問?

    在這裡上課,常常可以看到一幅可愛的景象:同學有問題舉手發問,但是教授顧著看投影片或其他地方,導致同學的手矗立在空中過了幾分鐘還是沒人理。台灣的學生可能會覺得好丟臉喔,下課再去問老師好了,或是算了,不要拖老師進度好了,但是這裡的學生會繼續把手舉的直直的,一直到老師看見,因為他根本不管你怎麼想

    有時候上課有疑問,台灣學生可能會覺得這個問題是不是大家都會了、我問是不是很蠢?”、或是這是不是剛剛講過了、我再問是不是很丟臉?”;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太在意別人的眼光、別人的看法,導致我們經常綁手綁腳、很難放手去做一件事,即使有想法,可能也因為顧慮別人的眼光而胎死腹中。歐洲人可以當街擁吻、可以開趴到半夜、可以做很多讓你傻眼的事,因為他們根本不管你怎麼想;所以他們在課堂上想問什麼就問、想說什麼就說,有什麼想法、他們可以不管別人的眼光實踐出來,就算失敗、也不用畏懼遭到嘲笑,因為nobody cares,或許這也是他們比較容易成功的原因之一。

做好準備再來教室

    在這邊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件事是-上課沒有任何人在睡覺。在台灣,很多人上課很認真沒錯,但在每間教室中總能看到有學生精神不濟、昏昏欲睡;然而在德國,卻不會看到有學生在課堂中點頭或甚至趴下睡著,連在圖書館內都是一樣的情況。我非常好奇、也很懷疑,難道德國學生每天都睡得精神飽滿、或是真的全神貫注在課堂上?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德國學生寧願翹課、也不願在課堂上睡,換句話說,只要他們踏進教室,就必須是最佳狀態,如果精神不好、心有旁騖,那他們就會選擇翹課。

    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妙的事,對台灣學生來說,國、高中我們必須每天承受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、每天八堂滿滿的課(甚至有些人還要到補習班蹲一整個晚上),就算你精神不佳,還是必須在教室中坐滿這麼長的時間;等到了大學,沒有了師長、父母的督促與壓力,我們雖然有時候選擇放縱、翹課,但學生和老師早已習慣的密集課表,會讓翹課變成一件有罪惡感的事(所以教授要點名),最後一些學生即使精神不佳,還是必須到教室、然後坐在位子上打嗑睡,久而久之,正事(工作或學習)似乎就很容易與休閒拌在一起,因為我們必須在密集的工作(或學習)間找時間偷懶。

    然而在德國,國、高中階段並沒有這麼長的上課時間,大致上課只到下午一兩點,而既然上課時間較短,精力能在短時間內專注於課業,下課後就還有足夠的時間去做任何其他想做的事(踢足球、玩耍…);工作也是一樣,下班時間一到,就是休息的時候,加班是少之又少的,因此久了就會習慣正事歸正事、休閒歸休閒,工作(或上課)就是全心全意、放假就是要把工作全忘掉;大學生有自由、能選擇要不要上課,一旦選擇上課,就會全神貫注在課堂,同樣道理,工作的效率就大大的超過台灣人。

 

    德國人(或歐洲人)不一定比台灣人聰明,但是他們的個性或文化可以幫助他們在學習上或工作上更有效率,進而成就超越我們。台灣人該學習的不是怎麼效法他們,我沒有說改變學制是好的,因為這是內生(文化問題)、而不是外生變數(制度問題),就算真的把高中上課時間縮短了,相信我,那也只是讓你在補習班坐久一點罷了;我們該學的是如何因應本身的文化、去鑽研出一套適合我們培養競爭力的方法,那才能讓我們抬頭挺胸、面對全世界。

        以上是我自己的小發現,不一定正確也不一定合理,純粹抱持分享的心情,如果有任何錯誤或意見,歡迎指教囉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rad 的頭像
Brad

Gute Nacht! 一起做夢去!

Bra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彩雲閣
  • 能到國外體驗不同的環境,更瞭解西方和東方的不一樣,真的很幸福,人生能豐富起來,眼光也更開擴,不錯!不錯!
  • 我覺得自己很幸福也很珍惜這次機會,當然也期待未來有更多學弟妹能出國看看,找到更多答案!謝謝!

    Brad 於 2016/01/30 18:22 回覆

  • 東林
  • 「這是內生(文化問題)、而不是外生變數(制度問題)。」這句我認為有誤。
    不能這樣一刀切的,制度面的問題也需要改變。
    同樣要如學長你說的,適應自身文化去發展。
    只是說同時也要選擇較好的制度設計。而不是選擇錯誤的制度基礎下去發展。
    這樣就會兩個面向都選擇較好的選項。有兩個優點。

    制度與誘因改變了,學生與家長從事補習的誘因也會改變,就不再會是縮短上課時間就變成補習的結果。
    當然,學長你說的對,在現行錯誤的誘因制度之下,的確有可能變成這樣的結果。

    謝謝你的分享 :)

    p.s. 這裡說的好制度,絕對不是說歐洲的。
    只是說審視並排除我們自身有錯誤的,改成對我們更好的。
  • 你說的的確沒錯,是我沒有想到
    文化和制度是相輔相成的兩個層面,而無法這樣明確的分開
    也謝謝你的分享囉!

    Brad 於 2016/02/10 08:52 回覆